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成道者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晚

    王政望着路上一排排通红的灯笼,似乎那烛火阴冷异常。运行秘术开启天眼,四处一望,阴气缭绕至极飘荡在虚空,一股妖气冲天而起,占据了中宫主位,四极之地聚煞成寒,黑色的云雾遮天蔽日,掩住最后一丝溢出的尸气,好一座至阴至邪的大坟,不过这妖气是怎么回事?

    二人对视一眼,均是沉默不语,直到一处酒楼之地,王政神色一顿,凝视着酒楼,而后迈着大步,踏了进去。

    “客观!里面请……”小二殷切的叫唤,将二人引入内堂。

    此时酒楼是高朋满座,座位寥寥无几,二人扫视一眼,顿时看见临近门窗之处,宽大的桌子坐着三个人,一名华衣老者,一名妙龄少女,一名面色桀骜的青年,正是在神庙之中,被紫衣青年杀了几个护卫,赶走的那三个修士。

    王政踏步而来,拱了拱手道:“我看三位这桌子宽大,正巧这酒楼已无座位,不如搭个伙如何?”

    “搭个屁!哪凉快哪呆着去……是你!”桀骜青年阴着脸,而后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王政二人道:“你们竟然没死?那人放过你们了?”

    华衣老者神色诧异,见二人神色如常,尤其是宁城肩上还背着一个行囊,若有所思:“严毅!坐下!”站起身子,冲二人回上一礼,道:“既然没有座位,二位就一起,不必客气!”

    “小二!加两副碗筷!”老者叫道

    “好嘞!”小二殷切答道,不一会便从后堂拿出了两幅干净的碗筷,擦了擦座椅,招呼王政二人坐下。

    “几位想叫点什么?”小二恭着身子问道

    桀骜男子神情不忿,抢先道:“有什么好东西,尽管上来,难道还怕大爷拿不出钱来?”说完还神气的剜了一眼王政。

    “好嘞!几位稍等!”小二下去之后,几人都是沉默不语,只有桀骜男子死死的盯着王政,似乎全家都被他杀光了一般。

    这酒楼上菜的速度倒也块的很,不过一会,色香俱全的十几道菜便被一一摆上来,甚至还拿上来一坛酒。

    桀骜青年瞪了王政一眼,拿起酒坛给华衣老者斟上了一碗,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散开来,将少女和自己的酒碗斟满,青年急忙先一饮而尽,回味的吧唧了下嘴,赞叹道:“没想到这个小地方还有如此好酒!林老!灵儿!你们尝尝,不比酝酿斋的玉液酒差多少!”

    少女眼睛一亮,跃跃欲试,拿起酒碗就要往嘴边送。

    “慢!”一道声音传来,正是王政。

    “姑娘可知这酒可不是一般的酒!”王政淡淡的道,眼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

    少女神色一愣,随口问道:“那是什么酒?”

    “人血酒!”

    “碰”

    少女脸色一变,惊吓之中,酒碗直接倒地,碎裂开来,一碗的美酒散落在地上。

    “你不要胡说八道,一辈子也没喝过什么美酒的土豹子,你知道……啊!”桀骜男子突然大骇,望着散落一地,明明是美酒的酒水,此刻却变成猩红色的血水,随即想到了什么,立在一旁干呕,要知道刚在就自己一人喝了这血酒!

    此时几人看着原本餐桌上,色香俱全的十几道佳肴,却是一盘弯弯曲曲的乳白色爬虫,甚至好有些蜈蚣、毒蛇吐着芯子,几条鲜血淋淋的人骨放在盘子之中。

    华衣老者神情震动,挥出一道剑气将桌子击飞,戒备的护住少女,肃穆的惊异道:“幻术?”

    此时在盯着内堂一众食客,俱是神色如常,好像几人的剧烈动作毫无反应一般,依旧从容品味,细细咀嚼着菜品,却越发诡异的让人发毛了!

    桀骜男子大口呕吐,差点连苦胆都吐了出来,一边干呕一边指着王政,脸色难看,恼怒道:“你早知道这酒水有问题,那我喝的时候你不提醒我?你存心看我出丑是吧!”

    王政眉头一扬,淡淡的反问道:“我和你……很熟?”

    “你!……”桀骜男子严毅,差点没被王政这句轻描淡写的话气的发疯,一只手指微微颤抖的指着王政,毫不掩饰心中的怒火。

    “严毅!不要放肆!你要分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华衣老者怒目而视道

    严毅顿时神色一凛,回头一望,内堂之中让人发毛的场景,惊恐的道:“莫非,我们真的中了幻术?”

    “噔、噔、噔”一阵声响,后厨的链子被掀开。

    “几位客官是不是对我们这的菜肴不满意?”姗姗来迟的小二,看着一地的狼藉,恭敬的问道

    华衣老者护住少女,冷笑道:“妖孽!休要装神弄鬼!受死!”

    言罢左手一挥,一道璀璨的剑芒爆射而出,瞬间击向小二的身躯,“啪”仿佛玻璃破碎般脆响,小二整个人爆裂开来,散成一地的碎片,却毫无一丝血迹,一道阴风袭来,地上的一切化为飞灰,缓缓消散,而周围的食客依旧如常,似乎没有发生在他们身旁一样。

    几人脸色大变,望着这诡异至极状况,顿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下蔓延的全身,连汗毛都根根站立了起来。

    “这真的是幻术吗?”躲在老者身后的小女孩,瑟瑟发抖,无辜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问道。

    “那倒也未必!”王政眼中精芒一闪,凝视远方道

    老者沉吟片刻,闻听此言顿时眼前一亮,问道:“公子这里的虚实?”

    王政并不答话,大步迈出,宁城紧随其后走出了酒楼。

    几人面面相觑,老者咬了咬牙,护着少女给在王政身后,只有严毅神色不忿,不过倒也知道好歹,吊在不远处。

    来回踏步在小镇街道上的王政,漫无目的的走着,将整个小镇踏足了不下三遍,人群之中仍然如正常小镇一般,要不是酒楼上出现的一幕,几人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看似富足的小镇,竟然如此诡异。

    直到一间书斋的门口,王政驻足,似乎想到了什么,窜了进去,不管书斋老板的殷勤,不断的在书架上翻找。

    “林老!跟着他也没有,要是有办法,他早就破了这个幻术了,自以为是!还不如我们连夜出去,相比我们逃出远离,这幻术或许就无用了。”严毅阴沉着脸,瞥了老者一眼,说道。

    “愚蠢!你怎么知道一定走的出去?就算远离这里,你怎么知道那不是幻术所幻化出来的?出了这两人我们见过一面之外,整个小镇的人都是诡异至极,或许……根本就不是人!”老者瞪了严毅一眼,说道。

    “啊!……不是人?莫非……是鬼?”少女顿时惊道。

    “未必!”从书斋中走出的王政淡淡的道,而后朝着酒楼的方向赶去。

    “或许他发现了什么?”老者若有所思的道,几人赶忙追随其后。

    来到了刚才事发的酒楼,王政迈着大步走了进去。

    “客观……里面请!”小二殷切的召唤着,几人顿时觉得发毛,瞟了老者一眼,豆大的汗珠滑落。因为,这小二竟然是老者刚才一道剑芒击杀的那名,化为飞灰的小厮!

    老者神情惊异,元气涌动便要再次出手。

    “慢!”王政肃穆的盯了小儿一眼,随后微笑道:“小二!你这里的稻香酒还有吗?”

    “稻香酒?稻香酒?……”小二突然一愣,呐呐低语道,不断的重复这几个字,而且越来越块。

    “轰”

    一声巨响,仿佛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云雾缭绕,淡淡的黑烟弥漫。

    在一望周围,那里有什么富足祥和的小镇?阴气冲天而起,一片残埂断壁之地,无数骸骨半埋在泥土之中,空洞洞的骷髅头诡异的冒着绿光,一声乌鸦的鸣叫,这分明是一片乱葬岗!

    “啊!……”

    老者扶住惊呼的差点摔倒的少女,安慰道:“没事了,幻术已经破了!”

    宁城皱着眉,盯着王政问道:“你怎么发现破绽的?”

    “从我们踏入小镇,这里虽然显得一切都很正常,但却一切都恰恰不正常,若不是发现这几位,我也不会进入那间酒楼。之前我也想或整片小镇可能是恶鬼作祟,但是却让我发现了此处确实一座大坟!”王政淡淡的道

    “大坟?”

    “是!这不是幻术,这个小镇曾静的确存在,不过早已经消亡了,现在就像是记录了一段时空烙印一般,定格了在一块。我在那段烙印的书斋之中找到了类似于县志的书籍,甚至查到了那家酒楼曾静闻名的稻香酒。”

    宁城眼中一亮,道:“烙印只是一段时空碎片,没有思维,就类似于大阵的阵眼一般,所以你就勾起那个小二的回忆,引发烙印自身的反噬?”

    王政点点头,凝视四周,戒备的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在此处我发现了妖气,而且是一位修为精深的老妖,那段时空烙印,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就应该是上品神通--大梦轮回!

    “大梦轮回?”一旁的老者顿时惊骇的吐口而出道。

    “怎么?你知道什么?”王政问道

    老者微动的喉结,神色震惊,良久低声道:“没想到他还未死去!按理说他寿元将尽,且受了那么重伤,不可能啊?”蹲了一顿,老者解释道。

    原来一百多年前,大晋国出现了一只千年树妖,仗着上品神通大梦轮回,占据了一座大山,以神通不断的引诱过往的人群,在其不经意间吸食其精气,壮大已身。此举惹怒了大山势力范围不远处的一家宗派,打着替天行道的名号,派出数十名精锐弟子前去除妖,岂料竟然没有一个弟子或者回来,宗门震怒,三名问道境的太上长老联手而出,大战那树妖,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树妖重伤遁走。

    三名太上长老重伤而回,不就两名就因伤势不治,身死道消。数十年后,没想到那树妖不仅伤势痊愈,且修为大进,竟然直接杀入那个宗门,不光将其近万名子弟屠戮一空,甚至方圆百里的生灵都是遭了厄难,当年可是震撼了整个大晋国的大事。

    后来大晋国国主亲自下令,派遣皇室高手擒拿树妖,可还未等皇室高手出手,就出现了一名神秘剑客,只是一剑,就轰碎了树妖的道基,甚至削去了树妖千年修行的木之精华,灵气寿元大减,不知为何那名神秘剑客却未曾杀了树妖,而后诡异的消失不见。

    有人看见过那名剑客出手,猜测他应该是剑宗的传人,否则不可能那么强大。

    “什么?那个树妖叫什么?”总是一副风淡云轻模样的王政,顿时一愣,随后追问道

    老者微微纳闷,解释道:“那树妖的所占据的大山叫黑山,所以便有了一个黑山老妖的绰号!”

    漆黑的深山之中广袤无垠,高达粗壮的巨树一排排挺立,繁茂的枝叶相互拥簇者,阴风阵阵下,唰唰作响,回荡在寂静的山林之中,诡异的让人发毛!

    一座近百丈高的巨大榕树孤零零的伫立在阴气弥漫的空地上,挺拔的躯干分支绵延数里之远,上面被时空所印刻着密密麻麻的纹络,看得出这是一颗起码上千年的老树,不同于其他数目的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巨大的榕树呈现出颓废的病态,整棵树上竟然没有一颗叶子存在,光秃秃的枝干显得格外苍凉!

    老树像是一个白发苍苍垂暮之年的老叟,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根须申扎在地底,不断的摄取从地脉之中涌出的阴气精华。

    就在王政发现时空烙印并破开之际,老树巨大的躯干猛烈的摇晃了下,两道璀璨的绿色光束从主干之中射出,仿佛是一对儿眸子,冰冷的盯着远处,寒气肆意的阴煞冲天而起!

    ……

    王政神色微,不过随后一想,天下同名同姓的多得是,起了同一个绰号的更是多如牛毛,是自己太敏感了,总是认为这个世界和前世有太多的关联,不过那个剑客不会姓燕吧!会不会突然多了一个女鬼呢!说不定这树妖马上就要杀来了,高呼:该死的人类,受死吧!王政心中一松,而后满怀恶意的想到。

    “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