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竞月贻香 > 07 行水道
    谢贻香和商不弃同时开口,一个说道:“不必。”一个喝道:“做梦!”宁萃冷笑一声,便不再多言。当下谢贻香又望向两旁石壁上密密麻麻的小洞,提议道:“若是能在两侧石壁上借力,我倒是可以过去。只是不知触碰两旁石壁,是否也会启动机关。”商不弃深思半响,顿时笑道:“这还不简单,何必借力两旁石壁去冒险?我送你过去便是了。”

    谢贻香顿时会意,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衫,背对前方走道向商不弃猛冲过去,继而腾空跃起,在半空中合拢双腿蹬向商不弃。商不弃双掌齐出,抵住谢贻香双脚鞋底,猛一发力,顿时将谢贻香直推出去。得到商不弃的助力,谢贻香在空中展开身法,使出离刀中的一招“兰舟催发”,整个人直冲出去,一口气穿过了这段五丈长的走道,稳稳落在走道尽头处的水池前面。

    她寻到旁边石壁上商不弃说的那块方砖,用力将方砖按了进去。随后便听这段设有铁枪机关的走道下传来一声闷响,五丈长短的一段走道居然整个翻转了一圈,让原本的地面变作顶部,原本的顶部则变作地面;而左右两旁密布小洞的石壁,则只是左右对调了一个位置。三人看得目瞪口呆,对面的商不弃当即说道:“看来我猜的没错,两旁的铁枪机关便是靠地面感知压力而触动,经过这一翻转,此时的地面已经变成了原来的走道顶部,自然不会触发两壁的铁枪。”话虽如此,他还是推宁萃走在前面,小心翼翼地通过这段走道,果然再无危险。待到三人都平安来到水池边上,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整段走道便自行翻转了回去。

    当下三人仔细探查走道尽头处的这个水池,用火把往水下照去,竟然看不到池底,就仿佛是一口极深的大水井。商不弃又沿着水池两侧的石壁,去看走道尽头那道石壁上的两个浮雕人像,兀自端详了许久,喃喃说道:“怪了,这的确只是两个普普通通的浮雕,上面并没有任何机关消息。”他又去挪动人像手里捧着的两个柄铁锤,除了入手沉重,也看不出什么异常,不禁沉吟道:“难道是要用这两柄大铁锤砸开石壁?”

    说完这话,商不弃又将走道尽头的三面石壁依次敲了个遍,听声音却是实心,探不出后面藏有什么暗道;莫说是这两个大铁锤,就算用火药开炸,只怕也炸不出什么名堂。如此一来,三人的目光便齐齐锁定在这个深不见底的水池上,显而易见,此间若是存有其它出路,必定在水池下面。

    谢贻香不禁暗叹一声,三人里只有自己熟识水性,不得已只能再下水查探一次。她担心水池里又有类似先前“机关龙”一样的凶险,不敢有丝毫大意,便将乱离出鞘握在手里,沿着水池的边缘缓缓潜下。

    由于水面上有商不弃的火把映照,谢贻香潜如水中,也能将水池里的情况看得清楚,并未发现什么异常。随着她越潜越深,身下仍是黑漆漆的一片,就连“穷千里”的神通,也看不到池底所在。渐渐的便有巴掌大小的游鱼从自己身旁游过,每条都是通体透明,也不知是些什么鱼,就好像是供人观赏的金鱼。谢贻香不禁心中一喜,这里既然有鱼,可见水池里的水乃是活水,池底必定另有水道。可是她一直潜到三四丈深浅,只觉四周水流的压力约来越大,再也难以下潜,低头看去,整个水池依然是深不见底,也不知到底还有多深。

    对此谢贻香也是无能为力,能潜到水底三四丈深浅,已然到了她的极限。她只得往上浮起,从水面上探出身子,将下面的情况和商不弃仔细说了。商不弃思索半响,望着尽头处那面石壁沉吟道:“倘若这道石壁后还有出路,依照此间‘出来容易进去难’的设计,里面必定设有机关枢纽,可以轻易打开这道石壁;但我们要想从外面进到里面,却是难如登天。照眼下的情况来看,恐怕只能从这个水池底下寻找玄机。”

    谢贻香摇头说道:“这水池深得吓人,少说也有十几丈,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潜到池底。”商不弃眉头微皱,忽然瞥见尽头处那面石壁上两个浮雕人像手中的大铁锤,顿时恍然大悟,说道:“难怪这里会有两柄大铁锤,原来竟是这般用途!你取一个大铁锤握在手里,一定可以让你沉到池底。”

    谢贻香一想不错,便照他所言去拿左边人像手里的铁锤。谁知她微微一抬,顿觉手臂酸软,这铁锤竟是重得吓人,少说也有两百来斤。若是持铁锤下水,莫说是眼下这个水池,就算是汪洋大海,也足以令自己一口气沉到底了。

    当下她便深吸了一口气,从雕像手里奋力取下铁锤,转身跳进水池,整个人顿时便往水池深处坠落下去。沉到七八丈深浅时,谢贻香只觉双耳嗡嗡作响,好不难受,而水面上商不弃的火把光亮已经照不到这里,四下都是漆黑一片。

    如此又下沉五六丈深浅,谢贻香忽然感到脚下一硬,却是终于踏到了池底。然而在这十几丈深的水池池底,居然隐隐有微弱的光亮传来,仔细一看,却是走道尽头的那面石壁,在这池底深处分明凿有一个出口,形成一段地底水道,约莫有一人高、三尺宽,而光亮正是从这条地底水道里而来,可见水道的另一端必定别有洞天。

    谢贻香还是第一次潜到这么深的水底,只觉四周压力大得惊人,几乎快将自己的身体挤成一团。她不敢耽搁,连忙握紧手中铁锤,往那条水道里走去。待到她走出二三十步,便觉头顶上一空,光亮从水中透落下来,显然已经走完了整条地底水道,来到了另一片水域的水底。

    她急忙打量四周的形貌,不同于先前石砌的水池,此刻周围全是凹凸不平的岩石,上面还长有不少水草,看扬子倒像是在某处湖底的一个深洞之中。她不敢丢弃手中铁锤,便带着铁锤沿着深洞四壁攀爬。幸好她“秋水长天”的内力已有小成,带着铁锤在水中憋气攀爬,也还能勉强对付。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她自深洞里爬上七八丈的高度,周围已是豁然开朗。放眼望去,沙石泥土、鱼群水草一应俱全,果然是一处湖泊的湖底,约莫有四五丈深浅。

    当下谢贻香便在铁锤放在来时那个深洞旁的湖底,整个人随之往水面上浮起,径直钻出水面。一时间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当中夹杂着草木气息,隐隐还有阳光洒落在自己身上。她定睛一看,原来此处还是一个极大的洞穴,竟和之前地底那个“机关龙”的地穴差不多大,约莫有五六亩大小,可以容纳近千人。但在前方的山洞石壁上,却凿有上百个拳头大小的石洞,阳光正是从这些石洞里透射进来,而谢贻香此刻所在的这片湖畔,乃是在山洞的一侧,占据了整个山洞的一半大小;围绕着湖泊周围,兀自长满了各种茂盛的草木。

    这是这么回事?依据三人这一路行进的方向,此刻应该还是在那座“苏里唐峰”当中,可是山峰里面怎会出现这样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洞穴?谢贻香惊骇之下,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谁知就在这时,忽听一个男子的声音尖叫一声,用怪异的腔调问道:“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