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时辰未到,不战
    “虬髯客,当年看在李靖的颜面让你活着离开,没想到留下了你这么一会祸害。”

    “当年你们毁我船队百支,将我驱逐来此荒漠受罪,这般深仇大恨怎能忘记?我失去了船队,你们也别想得到这座铜矿。”

    不知虬髯客何时收到了消息,在秦怀玉,程处默二人带兵夺取这座铜矿时竟然被虬髯客带兵阻截,他们之间的恩怨可是不小,当年在穿上围攻虬髯客的便是程处默,牛见虎,秦怀玉三人,虽然未能将其拿下,但也重伤了虬髯客。

    仇恨相见,分外眼红。

    不在废话,既然再次见面便是一场死战。

    时间匆匆而过,虬髯客不在年轻,程处默与秦怀玉却是壮年,当年三位围攻不下,他们不信今日两人还拿不下这一个莽夫。

    两军短兵相交,焦点也在这三人的身上,双锏,马槊,砍刀的撞击不断擦出火花,程处默与秦怀玉心中更是惊讶,没想到这般年龄的虬髯客竟然还有这般的战力。惊讶归惊讶,但已经交战,那便不能在退。虬髯客心中也是惊讶,没想到这几年过去,这二人的身手进步的如此之快。

    程处默与秦怀玉感觉他们不敌,虬髯客却也是这般想的。

    大砍刀击退双锏,对着马槊进攻,程处默边战边退,双手真真发麻,虎口已经震裂。虬髯客的攻势十分汹涌,程处默与秦怀玉两人死死抵抗,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

    他们的作战经验还是浅了些。

    如果叶九道或战三占此一定会看清此时的局势,虬髯客抢时间,在体力不支的之前击败二人,不然一旦等他的体力耗尽,那么他也将会落败。

    可惜秦怀玉与程处默还没有发现这一点,还在与虬髯客硬碰硬,从战马厮杀滚落到马下,虬髯客虽然在体力透支之前未能拿下二人,但是也耗尽了两人的力气,他的武义不减当年,更何况能在南海建造扶桑国的心机又怎能弱于晚辈。

    程处默的双手不满了鲜血,在迎接砍刀的那一瞬间,马槊沾染鲜血变得光滑,虎口的剧痛加上鲜血染过的马槊,程处默的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兵器,马槊离手,虬髯客的砍刀直向程处默的脖颈砍来。一声清脆的声响,一道火花激出。

    秦怀玉双手反握双锏在身前,左臂压在右臂之上,砍刀与他的右臂中只隔着两把铜锏,这是秦怀玉唯一一个能抗下虬髯客砍刀的动作,铜锏接刀,手臂受力。他没时间去想铜锏是否会断,没想过手臂是否会因此受伤,他不能躲,因为他的身后是已经被吓呆了的程处默。

    砍刀不断击打在铜锏之上,秦怀玉一步一步后退,右臂也已经无法在忍受这种剧痛。

    “处默。”

    程处默这才惊醒,取出腰间配到直刺虬髯客肋下,虬髯客见此迅速身退,皱眉的看着秦怀玉,而无视了程处默。

    “秦叔宝义薄云天,没想到你这崽子也有你爹的三分模样,但你右臂一伤,单锏老夫不惧,至于程咬金那儿子,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秦怀玉脸色阴沉,而程处默则一脸灰败,方才的确是他的错,如果他不失神,怀玉也不用在眨眼间抗下那十几下的刀击。

    按理说程处默上战场的次数多于秦怀玉,不会弱于秦怀玉。

    但有一点,程处默自小被人夸赞,程家的子嗣均被人夸赞有出息,反而对秦家的子嗣也是唉声叹气的道出一声秦家落寞了,秦家晚辈不堪重任。可以说秦怀玉在被人指点中长大,他从来没受到过他人的夸奖或认可,可越是这样越能激励秦怀玉成长。

    “老夫不想欺负你们,程家小子去取回马槊,秦家小子,老夫等你缓解手臂。”

    “你这阴险的老东西,尽然如此欺骗两个晚辈,当真是给你们风尘三侠所丢人。”

    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秦怀玉与程处默一愣,随后怒视虬髯客,同时心中也是震惊,钱洛的人为何会出现再此。同时虬髯客也是微微皱眉,看向中王城赶来的人,老二谋事,老四玄四,他们都没料到中王城会派人来此。

    场面变得有些诡异,没有人动手,中王城来此的竟然是最不擅长武力的谋士与玄四,钱洛到底在计算什么?

    见无人开口,玄四贱笑。

    “不要想了,这座铜矿归我们中王城了。你们也不要想会有人支援你们了。三哥与五弟已经将那个欧文斯拦截在三十里外了,至于你们大唐势力?大哥亲自出手,钱欢插着翅膀也飞不过来了。”

    虬髯客的脸色变得阴沉,但秦怀玉却笑了。

    “玄四,你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别忘了,无主荒漠并非只有三咱们三家势力。”

    谋事皱眉,看向后方,见两只军队正在向此赶来。已经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现在场面变得更加诡异了,五家势力聚集于此,东西南北中五方势力齐聚于此,但不见五王的身影。均是各家代表。

    是战是散,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玄四,带着你人退去吧。”

    “吐蕃的猴子,你用什么勇气与我对话?”

    “秦怀玉,你们也妄想织染铜矿?”

    “高丽棒子,草你二大爷。”

    “你们未眠不把我们大食放在眼里了?”

    “闭嘴。”

    四人一同想虬髯客大吼,五方没有人撤走,都在僵持,一旦开战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五方混战的变数太大。

    秦怀玉的手臂已经渐渐恢复,程处默撤下破布缠在手上,准备一战。

    就在这时,一道道命令突然传来。

    “我王有令,吐蕃势力全部撤退。”

    “大哥有令,二爷,四爷撤兵。”

    “传天策上将之令,撤军。”

    “殿下命令,撤军。”

    “王上只令,撤军。”

    突然的命令传来让场面再次变得诡异,没有人想揍,这座新开发的铜矿等于一只五千人的军对,这般肥肉摆在眼前,却吃不得,何人会甘心。

    他们想的简单,但五王想的很多,一旦开战,损失将是可不是五千将士性命的战争了。

    无主的战争还未打响,他们还在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