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林氏荣华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接手
    卢真道:“覃颢,邵州前刺史,其先祖在唐时便为邵州刺史,后来唐乱,覃家一直世袭,但楚帝到了邵州后,覃颢几次出言不逊,最后被革职。”

    林信:“……所以他就派人给我们开了城门?”

    钟如英揉了揉额头道:“你未在西南待过,不知道这边的情况。邵州是羁縻州。”

    她顿了顿后道:“应该说邵州以南大部分都是羁縻州,唐时对这些州县的控制便小,基本上是由他们自选首领,刺史的权利不大,而黄氏当年自立,为拉拢势力,将刺史之位让给覃家,覃家就一直是邵州之首。覃颢也不是科举出身,同样是世袭。”

    “楚帝与覃颢,显然邵州百姓更听覃颢的话,不然普通百姓也不敢因为一块地便与权贵打架,”钟如英笑道:“这次是我们占了便宜。”

    “可之后就不一定了,”卢真敲了敲桌子道:“楚帝革他的职,覃颢就敢开城门放我们入城,你们觉得他会听陛下号令?”

    钟如英道:“羁縻州的自治权向来大,除了每年向朝廷纳一定的赋税外,朝廷几乎不管,你现在想完全控制他们是不可能的。”

    林信思索片刻后道:“宁安不乱,此时一动不如一静。”

    “不错,”钟如英道:“我的意思,还是将邵州交给覃颢,不论他多么桀骜不驯,我们都暂且忍着。”

    卢真抿了抿嘴,虽然不太赞同,但还是没再反对,算是默认了。

    钟如英就安慰他道:“我打下的桂州同样交给了当地的僮人,刺史就是前刺史的亲弟弟,我不还是眼睛都没眨一下?”

    卢真抽了抽嘴角道:“我总想有所不同的。”

    “那也得天下太平之后,”钟如英笑道:“到时天下归一,陛下下令,天下万民皆会听从,但现在嘛……”

    现在,外来的官员只会给当地百姓带来变故和不安,而不论是当地百姓还是朝廷,最需要的便是安定。

    林信和卢真对西南一带都不太了解,而钟将军在西南经营日久,俩人便让钟如英去见覃颢。

    覃颢很恭敬,至少面上是这样的,钟如英也愿意卖他面子,俩人和平交谈,就一些事项达成了共识。

    覃颢会帮忙说服其他州县投降,大梁为显诚意,也会继续用他。

    覃颢在被革职不到一个月后又当上了邵州刺史,当地百姓见怪不怪,高兴的庆祝起来。

    没错,就是庆祝。

    一切又回归了,楚帝没了,梁军也会慢慢退去,他们的生活又如从前一样安定下来了。

    覃家是霸道,但大家都是乡亲,不像楚帝,一来邵州就要征兵,还要纳军税,连车马税都要纳。

    可他们家里既无马也无车,为什么也要纳呢?

    楚帝来邵州的这一个月,他们的税赋一增再增,粮价也一涨再涨,覃大人只是反对强征兵和多纳的车马税便被楚帝革职,他们心里如何能不惶恐?

    现在一切回归正轨,府衙里还是覃颢当家,梁军只是过路,以后他们也不用多纳赋税,多好。

    所以邵州百姓欢欣雀跃,待梁国大军一走,便开开心心的准备过年了。

    之前被抓去当兵的壮丁,还活着的都放回来的,死了的也没办法,他们是为楚国跟梁国打仗的,楚国都没了,总不能让梁国出抚恤金吧。

    卢真领着大军北上回灵州,林信押送楚国的嫔妃皇子及大臣们回京城,而钟如英则继续领兵南下,收复其他州县。

    其实也只剩三个县而已,楚帝都自刎了,县令根本不抵抗,钟如英的大军才到便开了城门迎接,她去不过是换下驻军,然后查探一下民情罢了。

    各县县令都没有换。

    但邵州以北就没这么好了,各县几乎都顽抗,县令大多战死了,所有的政事都堆到了林清婉案前,她要挑选代理县令,安排好战后重建和救济,还要安抚楚民,几乎在他们攻下邵州时便是她最忙的时候。

    有的县里好歹还遗留了个主簿或县尉,考察过,若无大恶,就可以让他们暂且代理县令。

    但有的县却是为了抵抗梁军,从主簿到县令都战死,林清婉一边要安抚县内的百姓及他们的家人,一边还要选出合适的县令,别说她现在一只手还伤着,就是全好也忙得脚不沾地。

    所以一直到易寒提醒,她才想起快过年了。

    她忍不住揉了揉额头,“本来以为三两月便能回去的,没想到一留就是四个月。”

    “姑奶奶,陛下诏令已到,急召您回京呢,信少爷押送俘虏已回到京城,连闵尚书都回去了,您……”

    林清婉翻了翻诏令,颔首道:“准备回去吧,我们就不等冉观察使了。”

    楚国境内的战事基本已经停了,因为梁国一路也占了不少的城池,蜀国很守信诺的按照先前签订好的条约,将资水以东的地方都划给梁国。

    而楚都也属于梁国,梁帝便将这块地方华为荆南郡,郡府就设在楚都,现为长沙府。

    新任的观察使姓冉,人已经在路上,林清婉便是要等他到了才迟迟不走,但人都启程七八天了,还是不见人影,而陛下已经两下诏令,急召她回京。

    林清婉此时也不愿再等了,起身道:“我们先走,正好年节将至,要紧事我都处理好了,就是暂缺几天首官也没事。”

    易寒点头。

    让人准备明天上路需要的东西。

    此时天寒地冻的,赶路可辛苦得很,吃食和药材都得准备一些。

    第二天一早,林清婉上了马车,低调的出城,但还是有不少刺史府中的官吏赶来相送。

    车才出了城门,林清婉便撩起帘子,对他们挥手笑道:“回去吧,难不成你们还真要送我到十里亭?”

    她笑道:“送君千里,也终有离别之时,不过是早晚而已。我等共事一场,此时分离,林某便多几句嘴,这两月来我很欣慰,诸位皆是心系百姓,胸怀伟志之人,望将来鹏程万里时也不要忘了今日初衷,不要做出贪酷暴戾之事。”

    “我等不敢!”为首的甘朴带着众人行礼,道:“郡主这两月来的教诲,我等不敢忘,不敢说必廉洁如雪,却是能奉公修身的。”

    林清婉点了点头,笑道:“你们就此留步吧,我先走了,待冉大人来到,再替我与他说句抱歉,不等他便先走了。”

    甘朴笑,“郡主要回京城,冉大人却是从京城而来,说不定两位大人还能遇上呢。”

    甘朴这句笑言谁都没放心上,可谁知他们还真就遇上了。

    一行人直到傍晚才找到驿站休息,林清婉身份高,驿丞不敢怠慢,按说应该把最好的房间给她的,但他进驿站里转了一圈,便满脸通红的下来道:“林郡主,驿站里还有几间中房,下官让人将房间里的被褥等都换了新的,您,您能不能……”

    易寒蹙眉,白枫更怒,虽然他们家郡主不仗势,但也不能让人欺负啊。

    “难道我家郡主还住不起你们的上房吗?”

    “当然不是,”驿丞弯着腰道:“以郡主的品级,这荆南郡自然没有越过您的人,可这实在是不凑巧,这上房前两日就被荆南观察使住了,他如今病得厉害,不能吹风,下官也不好让他挪房间,最要紧的是,下官也怕病气过给了您不是……”

    林清婉错愕,问道“荆南观察使在你这儿?”

    “是,是啊,人两日前就到了,说是路上走得急,受寒生病了,一连烧了两天呢,现在还糊涂着呢。”

    林清婉脸色微变,就是现代发烧都有可能烧死人,何况现在?

    她连忙上楼,问道:“可请了大夫吗?”

    驿丞见她不是要问罪的模样,连忙道:“请了,但我们这种小地方的大夫开的药一般都见效慢,如今又是刚打完仗,药房里连药都抓不齐的,偏冉大人他们带的行李少,也没药,所以……”

    林清婉已经推门进去了。

    冉大人的侍从背对着他们正给他换毛巾,听到推门声,不由怒道:“不是说了吗,我们大人现在不能挪动,凭他忒大的官儿,我们也让不了……”

    一回到看到林清婉便吓了一跳,结巴问,“你,你是谁?”

    林清婉看了他一眼,便看向床上,蹙眉道:“我是林清婉,你们家大人怎么样了?”

    侍从瞪大了眼睛,“林,林郡主?这,驿丞也没说要换房间的是郡主啊,小的,小的……”

    “好了,房间的事不着急,”林清婉缓下脸色,问他道:“你家大人情况如何?”

    侍从眼泪都快落下了,冉大人的情况很不好。

    他是突然收到的调令,他本是广晋府的观察使,一个多月前收到调令,立马便将手中的政事交给了副官,交接了小半月就赶回京城面见陛下。

    等见过皇帝,拿了新的官印后就紧急出发,身边之带了三个侍从,可这会儿正是一年之中最冷的,冉大人也不知为什么特别着急,路上几乎不怎么停歇的日夜兼程,早在四天前他就不舒服了,但还是坚持骑马,结果两天前人刚一上马就晕倒了,直接从马上摔下来。

    幸亏那会儿马还没开始跑,不然要是行进途中这么摔,林清婉估计是真的见不到这位冉大人了。

    侍从没办法,将人抬进驿站里先治病要紧,可这驿站再下去只有一个小镇,药铺连药都不齐,更别提大夫的水平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