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之公子无双 > 第294章 水战
    尤家三姐妹现在掌管的是贾琮的扬州分社,几年前,贾琮把扬州分社挂在一个匠户名下,现在分社的户籍不变,但管理人和实际掌权人已经是她们了。

    尤氏和尤三姐来瓜洲这边看看,只要在瓜洲站稳脚跟,就可以慢慢向镇江、金陵发展,做到真正的把连锁店开遍大江南北。

    当然做生意不是那么好做,很辛苦,尤其是说话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的年代,一口吃不成胖子,还得一步步来。

    打发了刘知远,贾琮关爱有加地扶尤氏下来,女人有两个阶段需要容忍和体贴,一个是经期,一个是孕期,显然贾大人还是知道滴。

    怕老婆?

    不然,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桂卜言和郑夜寥不由心里长叹:看看,看看,多么让人羡慕的夫妻!

    贾琮亲自当扶手,让尤氏上轿,尤氏真是觉得前所未有地甜蜜,还叫他上来一起坐,贾琮小鸡啄米地点头:“好好好,我就在瓜洲再歇一晚,明天再过大江。”

    那边的尤三姐白眼儿一翻,又羡又妒,贾琮回头道:“今晚也和三姐好好聊聊。”

    贾琮倒是觉得御史生活也不错,成天旅途奔波地办公事,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地应酬皇帝上司,这劳累之余,怎能不享受享受风花雪月,采采几朵娇艳欲滴的花儿呢?

    他忽然感受到古代的好了,三妻四妾啊。

    听到贾琮的话,尤三姐的醋味才不表现在脸上,贾琮正要上轿,西方路口走过一个高大的青年来,左右跟了随从,此人正是王仁,恭恭敬敬地上来道:“琮弟真是贵人多忘事,能者多劳,就不记得大哥了吗?”

    贾琮心里对王仁真是腻歪,一个连无辜的亲外甥女都能卖了的人,谁会有好感?

    他敷衍道:“原来是王表哥,我事情忙,刚才下人也没回,委屈你了,怎么不回金陵?要到哪里去?”

    王仁的面貌也是比较英俊的那种,王熙凤的亲哥哥,丑不到哪里去,但少了一股贵族公子该有的气质,反而看上去宅心仁厚的样子,若是不知底细的人,要被他外表给蒙骗了。

    “琮弟真是器宇不凡,文曲星转世,我回过金陵一趟了,父母都还夸你呢,如今金陵四家,谁不指望着你?”王仁仍旧很客气恭敬:“只是家里待不住,出来找点事做……另外淮安的鲁总河也去我家里问过亲,来这边看看……”

    鲁廉宪?看来是纳秦可卿不成,又寻觅上王熙凤了?

    王熙凤那泼辣样会嫁鲁廉宪吗?

    不过贾琮早不关心王熙凤了,她爱怎样就怎样,如今和自己没关系了,看王仁这个样子,礼物也送不起……按说王家在金陵应有不少产业,还是树倒猢狲散,也被人打压了?贾琮眼珠一转:“应该的,应该的,我们是亲戚吗,没有不管的道理……这样,你在瓜洲等着,明天我修书一封给你,你到高邮去找我那侄子贾芸,看了文书,他会给你安排的,河道治理,哪里都是钱……”

    “多谢琮弟!”王仁喜不自禁,贾琮温文尔雅地与他告辞,目送贾琮远去了,王仁的目光陡然一狠,冷笑了一下。

    轿中的贾琮也在冷笑,尤氏嗔道:“你那笑声怎么这么渗人?”

    贾琮没有说出心里的想法,以他的所见,王仁和他有些地方比较相似,他营救贾巧,王仁肯定猜得出来,不过哪里好说破?

    而王仁对他也了解不深,估计是认为“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推辞不掉亲戚的请求?然后再一边捞钱?一边谋害自己?

    现在不仅是贾巧了,而是关系到自己身上,贾琮心里不屑地冷笑……王仁也太低估他了……

    对于敌人,他是那么善良的人吗?

    “有吗,我只是在想,该给孩子取个啥名字?”贾琮一拉尤氏的手,他对这个又成熟、又是小女人与贵妇气质并具的女人,还是很欢喜的。

    尤氏这个女人不蠢,艳丽又实际,不像宝钗一样遥不可及,也不像妙玉一样飘渺,难道不是男人所求?

    她静静依偎在贾琮肩膀上,甜笑道:“那你想好了吗?”

    “我姓贾,你姓油,叫贾油怎么样?意思是加油!让我们的孩子加油。”

    “好难听啊,不应该叫油。”

    “贾跃亭怎么样?”

    “什么意思?”

    “嗯……就是一跃而起,扬威海外,说不定他将来能席卷千万财产去海外的米国……”

    “贾君鹏也行……他就记得你喊他回家吃饭啦。”

    尤氏:“%#……”

    他到底怎么了?

    她惊慌失措地摸摸小情人的脑门……

    石拱桥下的河边,柳采薇看着平静的河水,她还看到一个人,冷艳地俏立旁边,她敢肯定这是一个女人,妙玉走过来道:“他为什么找你?你为什么找他呢?”

    “现在伤情的人是你,不是我。”柳采薇洒一把鱼食,丢进湖面:“你好可怜。”

    妙玉:“#%……”

    ……

    在瓜洲镇中心的店铺,才盘下不久,一路打听,派人询问,贾琮知道民众不满的事情,已经慢慢平息了,是因为有私盐,官盐不能买了,哪个时候会缺少私盐呢?

    然而这终究不是一个好现象,如此一来,私盐贩子就能抬高物价,亏的不是老百姓么?

    牙行也是如此,物价得靠官府来规定、控制,不然市场秩序早就乱了,这也是贾琮重开盐票的一个初衷,让大多数人收益。

    当然,这必须得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而且,需要时间,封建生产向资本主义生产转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同样,工业化的过程,也是痛苦的……于国于民来说,我国的这个过程,是进步,也是一段惨痛。

    进瓜洲分店,洗漱好躺下,贾琮就和桂卜言商议,桂卜言踌躇再三,同意去收购盐票。

    贾琮的盐票改革,第一是排除关系户,他选择的盐商都和他没有亲戚、同乡关系,避免迟滞和老问题,第二是让有些威望的灶户、挑夫加入进来,一旦盐票全部收拢,盐价暴跌,得利的是朝廷和老百姓。

    这个结果,注定会让一些大资本家遇到永生难忘的惨痛,但是贾琮不后悔,也不犹豫。

    至于阻力,可以想象得到,他也不怕,敌明我暗,他这个穿越者有先天的优势。

    这店铺后院有一湾清湖水,夏雨过后,彩虹升起,贾琮神清气爽地出来游览,不想湖中早有一女子在等待,尤三姐只挂了抹胸,水珠挂在光洁的皮肤上,“大人,拉我一把……”

    贾琮眼睛一亮:“……水战……这情调不错……”

    【注释:情人节快乐,送一波狗粮,诸位养情人了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