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曹云脸色铁青,冷冷地道:“你休想得逞!”

    “堂堂大齐军神,说这样的话,便已经是心虚了,这也证明了你也认为我的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是极大的。”周一夫笑吟吟地道。“亲王殿下,难道你不觉得,我这样做,是既能解决我大齐现在国内主要矛盾,又能尽可能地保住元气不伤的办法吗?瞧,较量就限定在长安城内,双方投入的力量不过只有一两万人,对于大齐来说,九牛一毛而已。这么小的投入,却能解决大齐的矛盾,这样的回报,去那里找来?”

    “真的解决了大齐的矛盾吗?”曹云看着对方:“不,一点也没有,该存在的还是存在。”

    “亲王殿下,有些事情,老夫认为还是慢慢来才行,时间才是最好的良方。暴虐只会让问题更严重。只要亲王殿下登上了帝位,那么我们是愿意在某些方面做出让步的。”

    “让步?你们会交出地方的控制权吗?你们会吐出兼并的土地吗?你们愿意向朝廷缴纳商税吗?”曹云摇头:“不,你们不会愿意的。”

    周一夫沉默了片刻:“亲王殿下,我们可以做出很多的让步,但有些东西是不能退让的,否则,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了。我们愿意团结在你的周围共建一个强大的齐国,但前提条件却不是拿我们成为垫脚石。”

    “所以,就是没得谈了。”曹云吐出一口浊气:“既然是这样的话,不管是曹天成还是我,都不会与你们谈的。还是只有一条路而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曹天成已经死了!”周一夫冷然道。

    “不管你所说的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事实,在这一点上,朝廷绝不会与你们妥协的。”曹云注视着周一夫:“如果你弄不清楚这一点,那还有什么好谈的呢?”

    “所谓的妥协,就是要踩在我们的尸骨之上吗?”周一夫怒道:“难道你也想将齐国变成一片废墟?”

    “齐国不会变成一片废墟。”曹云道:“你们如果不投降,洛阳倒的确有可能变成一片废墟。周一夫,日出之时,便是进攻开始的时候,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两人对峙片刻,周一夫突然笑了起来:“不管你愿不愿意,你还是会穿上皇帝的冠冕。成为新的大齐皇帝,等到长安的消息传过来,城外的那些军队,自然会有所选择。”

    “我不会。”曹云断然道。“除非你把我的尸体之上套上皇帝的袍服,不过我想,那对你没有任何用处。”

    “亲王殿下,你就不会你的亲人们考虑考虑吗?你那一双孙儿,真是可爱极了。”周一夫眼中空露着寒光,“咱们都是身份高贵的人,虽然这么说有些穷凶极恶,不太体面,但你不要逼我。”

    曹云闭上了眼睛,对周一夫的威胁丝毫不加理会。

    周一夫瞪视了曹云片刻,突然觉得有些不妙,他霍地站了起来,以与他年龄不相符的速度,几步冲到了内堂的门前,推开紧闭的大门,那一瞬间,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全都凝结在了一处,从外到内,如坠冰窖之中。

    屋里很安静,安静得似乎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王妃躺在床榻之上,面容安详。而在榻前,整整齐齐地躺着数个人,赫然便是曹云的儿子,儿媳以及两个孙儿。

    他们安静地躺在那里,似乎是睡着了,只是脸色却是灰白色的。他们看起来极是安祥。

    周一夫只觉得股股凉气从脚底板下嗖嗖地往起冒,不由得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那个随从所禀报的事情。

    亲王殿下很开心!

    亲王殿下和家人们一齐在守夜!

    齐王还和两个孙儿一起在殿外烧爆竹!

    他步履艰难地一步一步地挪回到了曹云身边,血红的双眼瞪视着曹云:“你何其歹毒?”

    曹云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看着前方一步之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曹氏一门,天皇贵胄,岂能受别人威胁而忘且本心。我曹云一脉,宁可死,亦绝不会乱臣贼子。”

    轰隆一声,周一夫猛然掀翻了桌子,杯子碟子碗跌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砰砰的乱响之声。

    “那你怎么不去死?”他声嘶力竭地吼道。

    “我当然也会去死,不过不是这个时候。”曹云讥笑地看着周一夫。

    室外,久违的太阳光终于将他的第一缕光线倾泄了下来,从大门内透进来的阳光,将主位之上的曹云映得熠熠生辉,金灿灿的犹如神人,背对着阳光的周一夫,却似乎是来自地狱之中的阴影。

    遥远的地方隐隐传来了隆隆的鼓声,依稀有呐喊之声隐隐传来。

    “周一夫,战争开始了。”曹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别指望什么登基大典,也别指望着我能弥合双方的裂痕,因为进攻的命令就是由我下达的。”

    周一夫身子摇晃了一下,霍然转身:“来人,保护好亲王殿下,不许任何人接近,亲王殿下一饮一食,都需仔细验看。”

    “遵命!”殿外,数名侍卫应声走了进来。

    曹云大笑:“周一夫,你尽管放心,曹某人是不会自杀的。”

    周一夫不再理会曹云,大步出殿,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想,他怎么也想不到曹云居然如此决绝,他亦视豪门世家为洪水猛兽,不除之不甘心,而且为此不惜付出全家人的性命,也不惜让齐国陷入大规模内战的风险。

    他现在唯一指望的便是曹天成完蛋的消息迅速地传回到洛阳来,这个消息,足以让城外的朝廷军队躇踌不前,足以让龙镶军陷入慌乱,曹天成的死讯会让战争暂时停歇下来,从而给双方再一次带来和谈的机遇。

    曹云当然不能死!即便他不肯合作,对于自己而言,那也是一张可以好好利用的牌。

    洛阳城外,战争已经开始了。

    长安城内,战斗却已经进入到了尾声。

    曹冲带来的玉龙山三千守军的加入使得在战斗初期受创颇为严重的龙镶军终于维持住了均势,他们终于守住了半边长安城,到了天色初明的时候,曹辉,拓拔燕带来的三千骑兵的加入,则成了这场战事的转折点。

    攻入城中的叛军主力被击溃。朝廷军队开始了反攻,并且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开始收复着失地。那些曾经在黑夜之中如同幽灵一般出没的杀手们,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在黑夜之中他们是王者,但在大队的官兵面前,他们与一般人也没有什么区别,但凡一冒头,立刻便受到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个人的武道修为再好,在集团的打击面前,依然毫无还手之力。

    拓拔燕与娄海潮兵分两路向残存的敌人发起反攻,曹辉的归来,也让没有指挥陷入各自作战的鬼影谍探们终于有了主心骨。他们配合军队,搜捕刺客。南天门孟眺,梅东,陶洪智的被杀,让配合叛军作战的南天门部众陷入到了恐慌当中,这些武道修为相当不错的家伙,在极短的时间内便作了鸟兽散,趁着天黑,绝大部分已经逃之夭夭了。这些人的逃亡,也让鬼影省出了绝大部分的力量。要知道,这些人虽然不足以撼动大局,但在小范围的单兵作战能力和破坏力却是极其强悍的。

    曹天成死了,但消息却被限制在极小的一个范围之内,曹冲携带着曹天成的遗旨赶赴洛阳,曹辉被留在洛阳主持大局。

    一条条命令从长安皇宫之中发出,六神无主,惊惶不安的长安各部各衙残存的官员们也终于有了主心骨,开始了虽然慌乱但却仍然有序的补救工作。

    随着叛军的节节败退,长安城渐渐地恢复了平静。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吓得魂不附体的长安百姓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户,看着残破不已的街道,有的庆幸自己的家得以保全,有的却在痛哭,在这场短而急促激烈的战斗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失去了自己的家,失去了自己的亲人。但此时,显然没有人会关心他们的际遇。

    战斗仍然在继续!长安城中仍然是一片兵慌马乱的迹象,而皇宫之中,则已经灰复了平静,停放曹天成遗体的宫殿,此时被龙镶军围得如同铁桶一般,别说是一般官员,便连后宫妃嫔们此刻也被勒令呆在自己的宫殿之中不得踏出半步。

    曹辉抱膝坐在高高的门槛之上,身后殿内的床榻之上,便是曹天成的遗体。他现在很担忧,曹冲不仅带着曹天成的遗旨,还将曹著也带走了,这一夜发生的一切,让曹辉完全乱了阵脚,他想不到曹天成会死,也想不到曹天成的遗命,居然是将皇位传给曹云。

    他不仅忧心着大齐的未来,也忧心着自己的未来,当然,还有岳父的未来。不管是岳父田汾,还是自己,都是曹天成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新皇登基,只怕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自己这样的人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