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双天行 > 第三十五章 失忆的奴隶(2)
    时光如流水,匆匆已是三个月过去。

    三月之后。

    佛国。

    雅德格巴城。

    一间密室的木台下,有三十几个低阶修炼者围坐着,他们眼神都有些紧张。

    这是一个小型拍卖场,虽然级别不高,但防护十分严密,仅有一扇大门可以进出,大门口站着两个壮汉,警惕地四下张望,显然这里的拍卖的是违禁之物。

    木台后面还有一间小密室,今天的拍品应该就在里面。

    像这样的拍卖,一般是拍卖奴隶。

    佛国表面上律法很严,公开拍卖神奴和奴隶都不被允许,但因为有需要,就有人组织在私下进行,进了拍卖场的奴隶,结局十分凄惨,因为他们是没有身份的人。

    密室中的修炼者,修为大多在一二层上下,有几个还只凝气期,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第三层,今天来参加拍卖的大多是女修,只有一个穿了袈裟的中年男子,显得十分突兀。

    木台上被拉上一个少年,这少年头发乱糟糟,嘴唇翻出来,长相十分丑陋,他年纪约摸十五六岁,穿了一件破僧袍,脸上、身上十分邋遢。

    在佛国,僧袍是大众服饰,穿这样的衣服,并不代表什么,当然,也有穿道装和其他的。

    一个黑衣女人站在台边,对少年点点头,道:“三号,你把衣服脱了,让各位道爷验验货。”

    少年应了一声,伸手脱下僧袍,他里面光溜溜,只在私处包了一小块白布,那少年在台上转了一个圈,众人看到那少年身体瘦骨嶙峋,臀部还长了个大疔疮,都是一阵恶心。

    黑衣女人叫道:“大家看好了,这是好货,洗干净治好疔疮,至少可以干二十年的活,各位道爷,底价五十银石,相中的赶快出价!”

    女修中唯一的男子扫了一眼,呸了一声,伸出兰花指道:“这种货色还卖五十,送给我都不要。”

    这袈裟男子身形微胖,他本来是一个光头,却在头顶留了一圈黑发,看上去有些滑稽。

    边上一个白衣干瘦女修道:“丹海上人,你又来拍男奴吗,恶不恶心,你应该去对面拍女奴!”

    这女修四十上下,脸上蒙了一袭黑纱,只半张脸露在外面,她的皮肤苍白,一对眼睛微微发红,修为是第三层高阶,今天这个拍卖场,以她和丹海上人最高。

    丹海上人嘿嘿笑道:“我好这口,你管我!”又对台上的黑衣女人叫道:“你们有没有好点的货色,今天拉出来的一个比一个丑!”

    黑衣女人是这间茶楼的拍卖师,她呵呵笑道:“自然是有,不过要一个个来,上人有钱还怕买不到好货?”

    丹海上人道:“你这种破地方,怎么可能有好货,要是本上人等到最后都没看到好货,信不信我把这里砸了?”他说话阴阳怪气,让人很不舒服。

    女拍卖师忙赔笑道:“上人您要什么货,能干活的,还是长得俊的?”

    干瘦女修道:“当然是长得俊的,我们丹海上人挑男人的眼光,可比女人要毒得多!”

    有人啪地丢上来一只茶杯,将台上的少年打得一个趔趄,丢茶杯的是一个五十上下的女子,这女子修为不高,脾气却不小,她开口骂道:“滚,再拉出来这种货色,我一把火烧了这里!”

    女拍卖师忙赔笑道:“是,是,这就上好货。”她朝下面招招手,道:“去,把那个九号阿飞拉上来!”

    有人拉着台上的少年下去。

    干瘦女修对丹海上人道:“喂,听到没有,直接上九号了,你敢不敢跟我打赌,这个九号是个鲜货?”

    丹海上人道:“怎么赌,什么是鲜货?”

    干瘦女修道:“拍价超过两百就是鲜货,不到两百就是烂货。”

    两百银石买一个神奴,很是少见,一般卖到一百都是高价,不过女修拍卖不能以常理度之,若是有两个女修同时争抢,那拍到七八百都有可能。

    丹海上人冷笑一声,道:“肯定跟刚才三个一样,是烂货,你要赌什么?”

    干瘦女修眼珠一转,道:“明天是佛主成道日,有一场大祭祀,你有佛都寺参加典礼的祭祀帖吧,输了把帖子给我,我输了给你三十银石!”

    丹海上人哼道:“原来你打听到本上人有祭祀帖,想打鬼主意,不行,听说明天的大祭祀是抓到假冒小佛主,才三十银石,我不能输给你。”

    干瘦女修道:“你去也就是看个热闹,这样吧,我给你一百银石,你看这样如何?”

    丹海上人有些动摇,毕竟再大的祭祀,自己也只是看热闹,不如一百银石来得划算,反正他这张帖子也不是拿钱买的,便道:“好,一百我就跟你赌一把。”他心里暗道:“就算你拉一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上来,只要是凡人,基本不可能卖到两百,如果你为了赢我,多花一百去买这个神奴,那也不值,这祭祀帖也就值个几十银石。”

    两人刚立下赌约,就有人拉着一个年轻人走上木台,众人刚才听拍卖师称是九号阿飞,目光一齐射来。

    那阿飞一拉上木台,茶楼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眼前一亮,因这年轻人长得十分秀气,他身上穿一件青布长衫,头发有些凌乱,眼中一片茫然之色,让人惋惜的是,这阿飞下巴上有一道长长伤疤,算是破了相,不过比刚才那个长疔疮的少年要强太多。

    女拍卖师笑道:“这个阿飞,是我们在金光山下捡来的,他迷了路,还失去记忆,我们救了他,他说愿意供人驱使。”

    底下一片议论,看阿飞的服饰,就知他不是佛国人,做神奴生意的,跑到别国去抓一些凡人来卖钱并不稀奇,所谓失去记忆,多半是装在宝囊里过关,窒息而致。

    丹海上人对台上的阿飞叫道:“喂,小子,你失去记忆,意识还清楚不?”

    阿飞闻言一怔,似乎回过神来,道:“这里是佛国吗,我是谁,我的修为呢?”

    女拍卖师笑道:“你是阿飞,是个凡人,也许你的前生是个修炼者!”这个年轻人被拍卖行的老板亲自验过,说他不可能是修炼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